七一。

头像来自@甴甴神王 ❤︎

个人介绍这个…嗯…是c圈狗 lo娘 娃爹 写文的…
烟哥是女土匪
长得不好看写文也不咋样
所以很感谢来找我玩的你啦|•ω•`)
!❤

“crtan”的噩梦图片版本,被lof的屏蔽恶心到了,以后都文章大概都会发图片版本。

这篇文章是送给烟哥的.

生氣了!

在招j網站尋找真愛是否搞錯了什麼
之前的文字版被lof和諧了!生氣!

【style】在婚戀網站上遇到真愛是否搞錯了什麼 p.s:腦裝垃圾傻逼



世界線很混亂 但是後續的劇情會慢慢介紹完……

  Kyle Broflovski,科羅拉多有名的富商,著名的吝嗇以及「會賺錢」,作為傳說中的「別人家的孩子」被南帕克的孩子們當做賺錢榜樣,他不僅是一名餐飲商人、全食超市的小股東,還是一名業餘演講家,因為事業有成不忘回到南帕克帶動故鄉經濟(其實Kyle回到南帕克的主要原因是房價便宜以及他認為南帕克的鄉巴佬們的錢很好賺),在市裡都有著良好的口碑。他那開朗的丈夫是一名職業運動員,因為訓練很忙,他平時不經常回家,但鄰居對他的印象也很不錯,印象中他待人溫和友善,還很有愛心,早上經常和Kyle帶著一條名叫「火箭」的老年公狗去公園散步。
 ...

【style】花吐症

※情节老套 剧情乏味※
※有没有ooc我也不知道 两个月前暂停了三周目sp※
※整篇扯淡※

-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就是件神秘事件”神秘侠双臂撑在桌子上,把盛满热咖啡的马克杯挪到一边,热咖啡因为重力而洒在他的手套上,他皱了皱眉,把手套上的热咖啡甩到地板上,直勾勾地盯着Kyle,“其次,即使这是一种病,你也已经病入膏肓了”

最近小镇上开了一家占卜小屋,里面有一个会占卜、自称是预言家的老巫婆。学校里经常有谣言说老巫婆法力无边,可以为普通人进行预言,开启“天眼”一次的价格是五美元,如果预测到了不幸,向她支付二十五美元就可以破解!如果预测到了好事,支付三十美元便可以“好事成双”…于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百...

#王者荣耀##白鹊白五题#



※垃圾文手 可能ooc
※没怎么改 粗制滥造
可以接受就继续看♪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他坐在一座酒庄的屋檐上,在黑夜里又一次对着月亮询问着他已经想过千百遍的问题,他看了看自己腰上别着的满满当当的毒药罐,叹了口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敏捷的身影从楼下一跃而上,那人稳了稳身子,清清嗓子,声音因为沾染了酒精而变得略有些奇怪“兄台为何要在这清冷的屋檐上暗自叹气”
见对方只是个醉汉,扁鹊并没有答话,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但还是有所防备地从随身的药箱里掏出了一瓶药水,那人毫不客气地坐到他身边,身上浓重的酒气让扁鹊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月下独酌,很是孤独”在那人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很想一脚把那人踢下房...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亟待雪:

填完的一些!

p12 @你這樣子是無法讓Kenny嫁給你的 点的Crenny/kenman

p34 @鸢子 点的style/stanny

p5 @七一。 点的henrrieta

p6 @本気 点的wentan性转

p7 @病泉 点的凯

p8 @屎蛋马屎 点的坦

p9 @Deerlump 点的凡坦

p10 @sen。 点的Kenny公主

有已经在空间看到的了不过还是艾特一下…!


><总之都打扰啦!!!!

【staig】爹的抢劫

※在正文开始之前,首先感谢要1A和寂然!感谢她们两个不嫌弃我傻帮我改文❤︎

※此篇为《妈的城管》续篇 预计三篇完结


err…你们好,我的名字是Craig Tucker,一个因为在工作时抽烟而从游手好闲的警察现降职为庸庸碌碌城管的倒霉家伙。 我从小学的时候就跟班里的一个超级脑残的家伙合不来,他叫Stan Marsh,是个总爱抢风头的麻烦蛋。哦,还有,那个以他为首的四人组也都不是群省油的灯,他们四个白痴每天都在学校里吹牛打屁,最重要的还是骗走了我的100美刀,谁跟他们玩都会像他们一样逊毙了。就跟烈日当空时树上那群死到临头都要恬噪烦人的蝉一样。为什么你们不把自己埋到土里安安静静待一个学期呢...

我想,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就是失去了一位故人,
就在昨天晚上,它突然地离开了,
我想我不该对一台手机那么留恋,它甚至不算是“人”,
它的确是一台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手机。
可却是我一位不可或缺的朋友。
一想到它的屏幕不会再亮起来,它的听筒不会再发出声音,
我就…我编不出来了,
其实,我只是想我那几篇快写完的文了…
虽然低质量又没营养。
okay 点文的孩子们 非常抱歉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 需要延后几天还债了。
亲爱的手机 再见啦。

【全員向BE】七宗罪

-
傲慢 【Vanity】 Cylde·Donovan
Cylde是個傲慢的傢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總是驕傲的仰著頭,自以為是全校最英俊的男生。在他昂著頭從樓梯上踩空掉下去,摔得腦漿四溢的時候,他的臉不再英俊了。
-
「Hey,what's up? Wanna a date?」

嫉妒 【Covetousness】 Wendy·Testabuge
她嫉妒所有跟Stan來往密切的人,即便是Stan的姐姐Shelly,都被她划進了敵人的名單,她用著近乎恐怖的手段一個一個地剔除著她眼中的敵人。包括她自己美麗的皮囊。
-
「Sorry,girl.」

暴怒 【Wrath】 Stan·...

1 / 2

© 七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