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

头像来自@甴甴神王 ❤︎

个人介绍这个…嗯…是c圈狗 lo娘 娃爹 写文的…
长得不好看写文也不咋样
所以很感谢来找我玩的你啦|•ω•`)
!❤

【style】花吐症

※情节老套 剧情乏味※
※有没有ooc我也不知道 两个月前暂停了三周目sp※
※整篇扯淡※

-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这就是件神秘事件”神秘侠双臂撑在桌子上,把盛满热咖啡的马克杯挪到一边,热咖啡因为重力而洒在他的手套上,他皱了皱眉,把手套上的热咖啡甩到地板上,直勾勾地盯着Kyle,“其次,即使这是一种病,你也已经病入膏肓了”

最近小镇上开了一家占卜小屋,里面有一个会占卜、自称是预言家的老巫婆。学校里经常有谣言说老巫婆法力无边,可以为普通人进行预言,开启“天眼”一次的价格是五美元,如果预测到了不幸,向她支付二十五美元就可以破解!如果预测到了好事,支付三十美元便可以“好事成双”…于是在某个周末的下午,百...

#王者荣耀##白鹊白五题#



※垃圾文手 可能ooc
※没怎么改 粗制滥造
可以接受就继续看♪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个问题”他坐在一座酒庄的屋檐上,在黑夜里又一次对着月亮询问着他已经想过千百遍的问题,他看了看自己腰上别着的满满当当的毒药罐,叹了口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敏捷的身影从楼下一跃而上,那人稳了稳身子,清清嗓子,声音因为沾染了酒精而变得略有些奇怪“兄台为何要在这清冷的屋檐上暗自叹气”
见对方只是个醉汉,扁鹊并没有答话,甚至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但还是有所防备地从随身的药箱里掏出了一瓶药水,那人毫不客气地坐到他身边,身上浓重的酒气让扁鹊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月下独酌,很是孤独”在那人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很想一脚把那人踢下房...

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亟待雪:

填完的一些!

p12 @你這樣子是無法讓Kenny嫁給你的 点的Crenny/kenman

p34 @鸢子 点的style/stanny

p5 @七一。 点的henrrieta

p6 @本気 点的wentan性转

p7 @病泉 点的凯

p8 @屎蛋马屎 点的坦

p9 @Deerlump 点的凡坦

p10 @sen。 点的Kenny公主

有已经在空间看到的了不过还是艾特一下…!


><总之都打扰啦!!!!

【staig】爹的抢劫

※在正文开始之前,首先感谢要1A和寂然!感谢她们两个不嫌弃我傻帮我改文❤︎

※此篇为《妈的城管》续篇 预计三篇完结


err…你们好,我的名字是Craig Tucker,一个因为在工作时抽烟而从游手好闲的警察现降职为庸庸碌碌城管的倒霉家伙。 我从小学的时候就跟班里的一个超级脑残的家伙合不来,他叫Stan Marsh,是个总爱抢风头的麻烦蛋。哦,还有,那个以他为首的四人组也都不是群省油的灯,他们四个白痴每天都在学校里吹牛打屁,最重要的还是骗走了我的100美刀,谁跟他们玩都会像他们一样逊毙了。就跟烈日当空时树上那群死到临头都要恬噪烦人的蝉一样。为什么你们不把自己埋到土里安安静静待一个学期呢...

我想,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就是失去了一位故人,
就在昨天晚上,它突然地离开了,
我想我不该对一台手机那么留恋,它甚至不算是“人”,
它的确是一台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手机。
可却是我一位不可或缺的朋友。
一想到它的屏幕不会再亮起来,它的听筒不会再发出声音,
我就…我编不出来了,
其实,我只是想我那几篇快写完的文了…
虽然低质量又没营养。
okay 点文的孩子们 非常抱歉 因为我个人的原因 需要延后几天还债了。
亲爱的手机 再见啦。

【全員向BE】七宗罪

-
傲慢 【Vanity】 Cylde·Donovan
Cylde是個傲慢的傢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總是驕傲的仰著頭,自以為是全校最英俊的男生。在他昂著頭從樓梯上踩空掉下去,摔得腦漿四溢的時候,他的臉不再英俊了。
-
「Hey,what's up? Wanna a date?」

嫉妒 【Covetousness】 Wendy·Testabuge
她嫉妒所有跟Stan來往密切的人,即便是Stan的姐姐Shelly,都被她划進了敵人的名單,她用著近乎恐怖的手段一個一個地剔除著她眼中的敵人。包括她自己美麗的皮囊。
-
「Sorry,girl.」

暴怒 【Wrath】 Stan·...

【cartyle/style】我對你恨之入骨


-
.“我對Kyle·Broflovski恨之入骨,他讓我堅信猶太人都是無恥下流又骯髒的小人。”

※高中升大學設定
※恐同言論有
※下文的“3J”指Kyle是Ginger、Jew、Jersey人。

Ⅰ.
Cartman很討厭Klye,沒有原因的厭惡他,甚至可以說是日日夜夜期盼他死掉。
現在,Klye和Cartman打起來了,Cartman說猶太人都是娘炮,於是Klye向他展示了猶太人不娘炮的一面,Cartman表現出了平時沒有的勇氣,他把Klye按到地上,掄起拳頭向Klye頭上砸去,Klye也不甘示弱,他站起身來把Cartman的頭用力敲向一旁的籃球架,Cartman的额头被蹭伤,在摸...

【staig】妈的城管

※整篇都是脑洞

荒废的小巷中充满了浓重的烟雾,通过路旁微弱的灯光依稀可以辨别出其中某个略显颓废的身影,随着表盘上的分针缓慢地滑动,烟雾逐渐在干冷的空气中散去。
军靴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随手掸去落在衬衫上的烟灰,犹豫了一会,他从阴影中走出,迈向不远处充斥着糜烂气息的红灯区。
Craig Tucker,半个小时前从一个闲到发霉的地方警察变成了“Code Enforcement Officer”,职称看起来很吓人,实质却和中国的“城管”没两样,他的配枪被收回,换成了中性笔和一沓罚单,之前他只需要不时地上街转悠几圈,现在却要一刻不停地管一些琐碎的破事。
他不情愿地打量着周围的人群,如果这个...

我有毒

大概就是哥特坦被凯揍这样的悲惨故事hhhh

【style】嗜血者

-
“我渴望你的鲜血”
“而我想吃了你”

※狼人坦X吸血鬼凯

这个世界,已经不允许低微的物种生存下去了,曾经的人类社会,慢慢被吸血鬼的毒液腐蚀,被狼人啃咬地体无完肤,那一天,最后的人类也被吸血鬼同化,一度的挣扎并没有使他们体内毒液的毒性有所减退,在第二天的黎明,睁开了猩红的双眼。
人类彻底地灭亡了,但是他们建立的制度和国家还奄奄一息地存在着。
-Stan·Marsh,上个月刚刚成年的美洲狼人,从美国科罗拉多的一个小镇上来到加州上大学。
虽说今天是大学举办的开学舞会,不过来舞会的基本都是急于求偶的青年。
“我叫Klye·Broflovski,很高兴认识你。”面前的吸血鬼穿着...

1 / 2

© 七一。 | Powered by LOFTER